首页 > 书库 > 《别看灵山,看我》北京灵山看日出 小攻 别看灵山,看我BG文

别看灵山,看我

古代言情已完结

《别看灵山,看我》由网络作家烧鹅最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屠九,萧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晚风拂面,夜凉如水,屋里,二公子和表姑娘还在说话。 丫鬟进去给两位主子送了热茶,又捏着火折子,给屋里屋外都点了灯,做完这些事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8 18:03: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别看灵山,看我》由网络作家烧鹅最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屠九,萧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晚风拂面,夜凉如水,屋里,二公子和表姑娘还在说话。 丫鬟进去给两位主子送了热茶,又捏着火折子,给屋里屋外都点了灯,做完这些事儿,

《别看灵山,看我》免费试读

晚风拂面,夜凉如水,屋里,二公子和表姑娘还在说话。

丫鬟进去给两位主子送了热茶,又捏着火折子,给屋里屋外都点了灯,做完这些事儿,她搬了一个小炉子,守在廊子熬药。

“青丫头,你说贵三是谢家的老人?是说谢家还有其他活口,他们一直知道萧昘是谢二公子的血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场无妄之灾,是不是除了萧昘,还有其他源头。

萧盛缓过劲儿后,仔细咀嚼了庵堂里听到的每一句话,前后理顺,唯独这句贵三是谢家老人的话,听着有些蹊跷。

听他提到这个,伍戉青面色一滞,呼吸沉长起来,她心像被忽然弄乱的麻团,找不到头,想脱口而出据实相告一一京城中还有谢家的三位各怀鬼胎的表叔兴风作浪,萧盛要小心。

转念一想,若全盘托出,那周役的事情也瞒不住,她说了会不会对周役不利。这个男人为自己做了许多,光是救命之恩和悉心照料,伍戉青在周役的事情上,也该谨慎几分的。

说还是不说,伍戉青也拿不定主意,如果不说,那她请屠九娘子来,又为了什么。

那要怎么说,才能两全。

帐内久久不语,萧盛疑惑的看着模糊的那道人影,几次询问的话都咽回嘴里。

暖阁内外只闻药汁在陶锅里的咕噜咕噜的响声,两厢都不说话,静静隔着纱帐对坐着。

过了许久,帐子里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有人率先做了决定。

“表哥,有些话,我现在能说,有些话,我不能全说,这里面牵扯到了朝堂纷争,不是你我能左右的。”

“朝堂!”萧盛听到这两字,长眉拧紧,心里咯噔一下,听宝来叔说陈年往事时,他心里就生出的一股隐隐的不安感,如今越加强烈起来。

伍戉青说得很慢,她留给萧盛反应的时间,话里掐去周役的部分,把京城中朝堂的暗涌动荡,谢家那三位表叔,想要谋夺萧家的产业,并献出萧昘与赵氏宗亲,讨好昌平公主的预谋交代了。

寥寥数句听得萧盛冷汗渗额,那是朝堂,一个只闻之未曾见过的地方。

他升斗小民,商贾传家,识得最大的官,也就是泯城太守。

于萧盛而言,那些庙堂之上,名臣良将,佞臣贼子,都有点遥不可及。

奶奶不喜欢这些,爹也不喜欢这些,萧盛也不沾,一心规规矩矩的和父亲学习营生。

往日,萧昘是交了几个身有功名的学子为友,这些满腹经纶喜欢议论朝政的学子,偶尔来家中谈论一些所谓的国家大事。

萧盛听过一两回,总觉意兴阑珊,他们满腔热血,不过都是纸上谈兵,宦海沉浮那是这么简单的非黑即白。

他们一家安乐于世,唯求子子孙孙顺遂康建。

他一介商贾,怎敌谢家和昌平公主之流,权贵之所以为权贵,有权在手命都比别人贵五分,老百姓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

无形的压力像一块巨石压在了萧盛的身上,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表哥,你怎么了?”。

“哎,青丫头,你我不过是一介草民,怎生卷入那些半辈子都没听过的事儿里去呢。”无力感比往日一筹莫展的时候更严重,以前,萧盛想着挨过去就好了,就能守得云开见月明,现在······

一言难尽。

“我也不晓得,怎会这样。”想到老太君说的,萧昘将来会是一个十恶不赦之徒,以他的才智容貌,哪怕缺了一掌,伍戉青并不会把萧昘往流寇匪徒身上靠,那些草莽人物,他一直都是不屑一顾的。

那世间还有伍戉青认识的一种人,适合十恶不赦,又适合萧昘的,那就是一一佞臣!

佞臣:媚主求权之人,一旦萧昘有了权势,那对她对萧家来说都是噩梦。

“表哥,你打算如何。”谢家想要萧家的家产和商脉,差点就成事了,他们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只想着躲,也不是办法。

有一就有二的道理萧盛懂,太守避之不及,就是惹不起躲得起,就算太守肯保萧家,区区一个太守,怎能和镇西将军府作对。

也不知道舍了这份家业,能不能保萧家上下平安。

“青丫头,你说,我舍了这份家业,遣散家仆丫鬟,能不能让大家都平安。”

“若只是抢夺,给了便给了,人命重要,但那些人一上来,先要命再图财,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我们。”珍羞美味是吃,粗茶淡饭也是吃,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人家求的不是钱财:“表哥,我们既要保命,也要留些钱财度日。”

“我们两个,又能做什么。”不是萧盛长他人志气,是真的除了逃,做不了其他。

伍戉青说道:“表哥,你别怪我自作主张,你知道梁州的屠九娘子么?”

屠九娘子!

晋国,女中豪杰辈出,屠九娘子就是其中一位。

她的大名如雷贯耳!萧盛想了一会儿,猜到了青丫头的用意,屠九娘子乃江南巨贾之首,晋国的漕运半数在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手上。

“青丫头,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投靠屠九娘子。”萧家虽富,也不过是盘踞一地而已,屠九娘子富甲天下,拜入她门下的何其多,比萧家能耐更是不计其数。

屠九娘子,凭什么收下他这个麻烦。

可不试一试,未做事先言败,算什么丈夫!

“我准备几日就上梁州求见屠九娘子。”萧盛不是那种畏首畏尾的人,一线生机他要抓住,想到惨死的爹娘,还有商行家里那些靠着萧家安稳度日的人,这不是还没到绝境上么。

“表哥,不需选去梁州,我前几日写信给屠九,她会尽快赶来的。”

萧盛吓了一跳,没料到青丫头早有安排,一想到自己刚才还泄气过,就觉得羞愧难当,他还不如一个女子呢。

“青丫头和屠九娘子是旧相识。”

“过命的相识,是义结金兰的姐妹。”

萧盛本以为屠九娘子先差人送个回信过来,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再做定夺,怎料,这位女中豪杰的豪迈出乎他的预料。

三日后,整个泯城上下,都被江上出现的船队给吸引,老老少少围到了码头边,看着泯江上浩浩荡荡的大船队。

那领航的大船,威风凛凛,劈波斩浪的。

桅杆上挂着一面屠字大旗,迎风招展!

身后跟着六艘稍小的船,哪怕是小船也比泯城最大的货船要大一倍。

真威风!

大船缓缓靠岸,岸上看热闹的老百姓,只觉得两层高楼往他们压了过来,小孩子那见过如此庞然大物,又叫又跳的。

“二公子,太守也来了。”老管家一听码头上的管事来报,说屠家的船队来了,他连忙请萧盛先到码头去,自己带着商行里全部的掌柜随后就到。

泯城的大小商贾都来了,太守不知为何忽然屈尊前来,还站在了众人之首。

萧盛也看到了太守,这人龟缩多时,今日忽然亲自到码头迎接一个巨贾?

又是有所求吧。

“他不过是想借机攀附,审时度势,当官的不都是这样。”就怕屠九娘子以为萧家借此机会,做了太守的踏脚石做借花献佛的事儿,惹得屠九娘子心中不快。

怎么寻机会解释才好,萧盛示意宝来叔莫做声,容他想一想。

大船放下艞板,巨大的木板砰地打在岸上,数十个身着皮甲的持刀汉子噔噔噔冲上岸,不怒自威的驱离凑热闹的百姓,给准备下船的主子隔出一片空地。

武士后又下来了一批斯文老诚的中年男子,看着像是管事儿先生。

随后,体态矫健修长的侍女扶着一位女子,施施然走下艞板,逆着光众人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觉得这女子云堆翠鬓华茂春松。

毋庸置疑,这位众星捧月应是一一屠九娘子。

萧盛和太守同时走了上去,隔着武士和侍女,朝着女子作揖。

“在下泯城太守。“

“在下萧家少东一一萧盛。“

二人异口同声,语毕转脸看了对方一眼,太守面露尴尬,萧盛面无表情。

“太守大人,屠九娘有礼了。“屠九娘子朝着萧盛点了点头,又向太守回拜。

萧盛半垂着眼帘,双手再作揖,他退开两步,静候在一侧,目不斜视的等着对方,屠九娘子低声与太守攀谈了两句,太守连应几声好,欣然离去。

“萧盛,青儿的表哥?”女子转过身问他。

“是。”萧盛垂着眼,哪怕这位屠九娘子不惧四周好奇的目光,他也不能唐突了人家。

还真目不斜视,她下船后这个男子就非礼勿视的等在一旁,确如掌柜们所说,萧家的二公子,是个恪守礼法的端方君子。

屠九娘子笑道:“那你我还真能算一门亲戚了。”

亲戚?萧盛想到她和青丫头义结金兰,那他又是青丫头的表哥,确实算一门亲戚了。

她愿把这层关系示众,这份心意萧盛感激不尽,他朝屠九娘子又是一拜。

泯城的众多商贾,都竖耳听着,这萧家竟然还有这么一门贵戚!

之前还有因二公子和三公子分家,太守疏远,想要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都庆幸自己犹豫了。

泯城的太守,在屠九娘子面前,也就是半个孙子,人家一个指头就能捏碎了他。

“我备了马车,青丫头已经在家里等着了。“萧盛道。

“请带路。“屠九娘子身畔的侍女上前福了福身,她向身后示意,拿着锦绣花纹软垫的两个侍女走了上来。

宝来叔请三位侍女跟着自己先去布置马车,其实萧家的马车是内置了软垫的,但,屠九娘子不是一般人家,宝来叔觉着那样富甲天下的人,就应当是锦衣玉食供着的。

听说皇帝的软垫,里面填的都是双宫茧的丝团呢。

《别看灵山,看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