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驯兽幻师》驯兽进化师小说 straight(直人文) 驯兽幻师健气受

驯兽幻师

玄幻言情连载中

《驯兽幻师》是九灵仙.QD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驯兽幻师》精彩章节节选: 自从欢耘节那天的摔倒事件后,慕儿成了名人,在王府后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说王爷仁慈,但是慕儿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颜面无存,如此行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2 06:02: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驯兽幻师》是九灵仙.QD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驯兽幻师》精彩章节节选: 自从欢耘节那天的摔倒事件后,慕儿成了名人,在王府后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说王爷仁慈,但是慕儿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颜面无存,如此行

《驯兽幻师》免费试读

自从欢耘节那天的摔倒事件后,慕儿成了名人,在王府后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说王爷仁慈,但是慕儿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颜面无存,如此行为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实在让很多人不解。慕儿也曾思前想后,最终都归结于王爷肯定早就知道会有那般处境,所以才未受罚,不仅仅是慕儿,王府上下都是这么猜测的。

现在慕儿第一次有了想要留在幻世大陆的想法,因为她找到了新的感兴趣的东西,那便是幻兽,而且是美丽的幻兽。记得欢耘节那天晚上,王爷在王府设宴,内眷以及将士们都有幸受邀观看歌舞。慕儿是托绛嫣的福,方才有幸观看。歌姬抚出的唯美音乐,舞姬跳出的柔美舞蹈,还有一些慕儿看不懂的古怪乐器演奏,每一个都那么梦幻,让人不自觉地沉沦。但是所有的这些都不是晚宴的压轴节目,最让人目眩神迷的莫过于幻兽表演,一个驯兽师将两只孔翎召唤出来,只听到两声嘶鸣,两只五彩斑斓的彩凤应声而舞,在空中或旋转、或徘徊,凤舞九天,足以让焰火失色。慕儿还是第一次看见幻兽,眼里全是惊喜,脸也因为惊喜而略微涨红,她时而惊叹出声、时而大声鼓掌,十六岁的活力彰显无遗,慕儿本就容貌清秀,这便引来好些年轻将士注目的眼神。慕儿因为身上佩戴着月章,在晚宴之前,湮老便在她身上设置了屏障,所以三军将士并不能感受到月章的排斥之力。

王府后院中,从妃子到最低等的下人都不具备幻力,对幻兽的了解更是少之又少。慕儿总是千方百计地打听幻兽的消息,大家却总是摇头不知。无聊之下,每天只是对着湖中的几只天鹅雕塑发呆,这段日子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关在笼子里鸟儿,无法高飞,也无法冲破无形的牢笼。她每天都是在铜锣的“钲钲”声中醒来的,为了防止慕儿睡懒觉,惠允专门给她配了个敲锣的丫头,每天准时叫她起床。她要学习礼节,亦要服侍绛嫣,说是服侍,其实是陪绛嫣散心罢了。慕儿很同情这个从小生长在王府的女子,虽然富足,却没有母亲、没有姊妹,还要受到另外两位妃子的刁难,但她从不抱怨,她是一个太过善良女子。

一天,慕儿陪着绛嫣于石桥之上散步,可能是出门没看黄历,居然遇到了雯妃那个死八婆。雯妃扶了扶发髻,笑意盈盈,无限风韵地走了过来,绛嫣微微欠身,慕儿等丫鬟也是躬身而立,算是问安了。

雯妃摆了摆手,笑道:“这么巧,绛嫣也在此处欣赏这湖光潋色!”

“看今日天好,出来走走罢了。”绛嫣心有不安,想要离开,以前每次遇到雯妃,都不会有好发生,于是寻了个理由说道:“绛嫣有些累了,便不打扰雯妃欣赏景致了。”说完准备带着慕儿等人离开。

“慢!”又是这个字,慕儿听到这个字就想揍她,上次也是这样,慢字后面总没有好事儿发生。“何必急于一时,我正准备给青鱼喂食,你也一起看看吧!”雯妃继续说道,还吩咐丫头取来鱼食。

绛嫣无奈,只有留下,慕儿则时刻防着雯妃暗下毒手。雯妃玉指拈起一撮鱼食,朝着湖中撒去,湖面开始时没有什么动静,片刻之后,一尾尾一指长的藏青色小鱼陆续浮出水面,小鱼十分细小,数目却很庞大,随着雯妃丢食的变化,而呈现不同的图形,欢快而美丽。慕儿见到这一幕,突然想到五彩斑斓的金鱼,这些小青鱼虽然比不得金鱼的漂亮,但是它们灵动的身子却能舞出异样的美丽。雯妃也面露几分得意,鱼食是叫人精心研制的,小青鱼摆出的不同图形也是自己训练很久的,虽比不上幻兽的惊艳,美不胜收还是有的。这本来是要用来讨欢王爷的,云妃却让她弄给绛嫣看,还要趁机……想到这儿,雯妃向绛嫣靠了过去,大家都看得专注,绛嫣也是,倚在桥边微笑地看着。

很接近了,雯妃要把绛嫣推到水里去,这是云妃的主意,今天王爷好像要接见一个什么皇族候选人,现在刁难绛嫣,正是大好时机。恶意的双手已经伸出,她能够想象出绛嫣掉进水里的样子,嘴角不经意露出一丝得意的讥诮。“咚—”地一声响起,水里的小青鱼顷刻间吓得消失不见了,只见一个人影从桥上坠落水中,不停地扑腾着、喊着。掉下去的人正是雯妃,她本想推绛嫣下水,可是即将接触的那一刻,绛嫣被人拉走,自己一个收势不住,落入水中,拉走绛嫣的正是慕儿。已有小厮听到叫喊声,连忙下水抢救,把雯妃拖上岸时,她已经昏迷了。远远地暗处,云妃见到这一幕,心里暗骂雯妃是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水袖一挥,愤怒地离去了。

石桥上,绛嫣拍了拍胸脯,先是有些惊魂普定,接着又掩嘴轻笑,其他丫鬟也一起笑了起来,雯妃的落魄样子,是大家都所喜闻乐见的。

绛嫣停止笑意,对慕儿说道:“慕儿,谢谢你!”

“呵呵!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嘛!雯妃那么坏,她是活该!”

绛嫣再次微笑,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赏赐过慕儿什么东西,随口问道:“慕儿算是立了功,想不想要什么赏赐?”

“不用,我什么都不缺呀!”慕儿爽快地答道,突然又想起什么,话锋一转,问道:“小姐,你可以让我去探监吗?”

“探监?”

“恩!我有两个朋友还在牢房里,我出来这么久了,还没有去看过他们呢!”

“原来是这样,当然可以!你把这个拿去就行了!”绛嫣从怀里拿出一块玉诀,上面雕有绛嫣二字。

慕儿欣喜地接过,脸上笑容灿烂,像一朵刚刚盛开的花朵,朝气蓬勃。她仰面问道:“小姐,我可以现在就去吗?”

绛嫣也被慕儿的快乐所感染,心情很好,她笑着答道:“去吧!”

南狱外面,慕儿失落地站在那里,狱卒说小坤儿和全爷爷前两天已经出狱了。“真是的,出狱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白跑一趟。”慕儿靠在南狱门前的一座雕塑身上,郁闷地想着,“算了,你们保重就好!”突然觉得自己背部有丝丝温度传来,慕儿顿觉奇怪,转过身来观察,又伸手在巨大的雕塑身上摸了摸,慕儿惊喜地感叹道:“咦!真的有温度,好奇怪,这是什么材料做的?”还不忘在雕塑身上拍了拍,敲了敲。

“你在干什么?”一个怒斥恶声音传来,慕儿急忙收回双手,乖乖地不再动弹。一群士兵巡视而过,刚才的声音就是带头的那个人发出的。慕儿被士兵的威慑震撼,急忙掏出绛嫣的玉牌说道:“我不是坏人,我只是来探监的。”

带头的人接过一看,声音依旧严肃地说道:“南狱重地,速速离去!”玉牌被丢了过来,慕儿接过,灰溜溜地走开了。看着慕儿离去,雕像黑沉的眸子中,似有精光闪过。

慕儿本来打算回去的,不过看了看手里的玉牌,心里却有了另一番打算。好好的玉牌不用,岂不白白浪费了,不如到自己被抓的地方去看看,说不定还可以找到回去的法子。心动不如行动,说去就去。

慕儿像一只猥琐的老鼠,藏藏走走,努力回忆着去狗洞的路线。躲过一对巡视的士兵,慕儿再次走了出来,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看到了那个狗洞,现在在慕儿眼里,狗洞就像一个神圣的标志,闪着金光,透着无限的希望。就是这里了,慕儿欣喜万分地冲过去,全然忘了自己还在王府内,也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大群人。

“嘶—”是马的嘶鸣,慕儿转过脑袋才惊恐地发现,一匹健美的暗红色战马正高扬着前蹄,似是被马上的人勒住了缰绳。慕儿本能地后退,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那匹马放下前蹄,也安静了下来,英伟地立着。慕儿这才发现,这是一匹很漂亮的战马,四蹄矫健,全身的鲜红色如饮鲜血,最醒目的莫过于它头上的独角,尖锐而有光泽。这不是传说中的独角马吗?我居然看见了传说中的独角马!Oh,MyGod!我不是在做梦吧!

“南王府的守卫竟然如此之差!”是一个冰冷的声音,混合着高傲的音节,像是责备,又像是宣判。

慕儿循声望去,只见独角马上还坐着一个人,身上的银色盔甲折射出异样的冰冷,他手握缰绳,身体坐得挺直。轮廓分明的脸颊似千年不化的寒冰,没有丝毫表情。他的眉笼罩着一抹哀伤,似蹙非蹙;眼睛似一潭深渊,直视着面前同在马上的南王,深沉而寂然;鼻梁高而英挺;嘴唇闭合,似乎刚刚的声音并不由他发出。如此英俊的一个男子,左脸上却留下了一条长长的伤疤,慕儿看了并不觉得狰狞,却有微微的心疼。

湮老急忙抱拳认错道:“战无殇公子息怒,属下失职,马上处理!”这确实是湮老的错,他在慕儿身上布置的屏障还未取消,所以才导致慕儿能够轻易躲过士兵的巡查。

慕儿神色痴痴,嘴里似有轻语,“原来他叫战无殇呀!”

《驯兽幻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