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山此去事事休》云山看去天无尽 女体化 云山此去事事休RPS

云山此去事事休

婚恋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南邻若水原创的婚恋小说《云山此去事事休》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陆云休,白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染墨听完陆云休的话,依旧没明白陆云休的意思。她挠了挠脑袋,皱起眉头迟疑的回道:“可是……我也没有生气啊。” “没有生气?那你为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2 12:04: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南邻若水原创的婚恋小说《云山此去事事休》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陆云休,白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染墨听完陆云休的话,依旧没明白陆云休的意思。她挠了挠脑袋,皱起眉头迟疑的回道:“可是……我也没有生气啊。” “没有生气?那你为什

《云山此去事事休》免费试读

染墨听完陆云休的话,依旧没明白陆云休的意思。她挠了挠脑袋,皱起眉头迟疑的回道:“可是……我也没有生气啊。”

“没有生气?那你为什么一直阴沉着脸?我以为……是不小心戳中了你的痛处……”陆云休低下头声音也逐渐弱下来。

染墨闻言,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她摇摇头,笑着回道:“没有没有,这些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但是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任何人。”

“包括我吗?”陆云休伸手指了指自己,有些小心翼翼的问询。

“嗯。”染墨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其实染墨没有告诉陆云休,这个秘密最不能告知的,就只有陆云休一个人。

陆云休得知染墨并没有生气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天色刚擦黑,陆云休和染墨又聊了些家常之后,便赶紧趁着夜色降临之前回了自己的住处。

离陆云休住处不远的探星阁外,站着两个漆黑的人影。陆云休蹦蹦跳跳的哼着小曲儿回到自己的住处,不经意的扭头瞥了眼陆绾住的探星阁,刚好看到了那两人拥抱在一起。

“啧,谷主和白药师又在卿卿我我的。唉……这帮大人真是让人搞不懂。”陆云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抬脚走进门里。

探星阁外的两个身影,正是陆绾和白阅。夜色已经笼罩山谷,山风也有些寒凉。陆绾衣着单薄,被山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寒颤。

白阅见状,急忙脱下了身上的外衣。他犹豫了片刻,还是鼓起勇气将外衣披在了陆绾身上。不巧,这样亲密的场面,正好被回住处的陆云休看到。

“谷主,夜风寒凉,小心得了风寒。”白阅收回手,看起来有些局促。

陆绾抬眸看了眼白阅,笑着点了点头。那外衣上还残留着白阅的温度,淡淡的药香萦绕在陆绾鼻尖,闻起来让她十分安心。心跳快的几乎要跳出胸腔,寂静的山谷中,陆绾只听得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悄悄红了脸颊……

离演武大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光是忘忧谷,其他的门派都开始重视起来。当今的“武林第一”双刀门,为了保住自己第一的位置,自然是比其他门派更加刻苦努力。

双刀门的门主,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无风。据说无风的双刀已经运用的出神入化,他出刀又轻又快,根本感觉不到刀刃袭来的刀风。谁若是被无风盯上,甚至都不用眨眼睛,自己就已经被一刀毙命。

江湖上把无风传的神乎其神,听起来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绝世高手一般。坊间的百姓只听得这些传闻,甚至都没有见过这个叫无风的人,却都一时谈无风色变。

双刀门内,无风正看着弟子们操练。他背起双手,皱眉看着后面几个操练的弟子,厉声说道:“寒峭,茂林,你们两个来我面前。”

被无风叫到的两个男子闻言,互相看了一眼,随即向无风走去。

无风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的两个弟子,脸色十分阴郁。他抽出双刀,一字未言,直冲着寒峭挥去。

寒峭见状,立即大吃一惊。他握紧双刀,后退几步将双刀抵在胸前,随即又一挥手臂将无风的刀刃弹开。

寒峭的力气使的太猛,就连无风都躲闪不及。无风皱眉后退了几步,急忙站稳身子,沉声说道:“寒峭,你这力气用的不对。”

“弟子不知为何不对,还望师父指教。”寒峭收回刀,弯腰冲无风行了一礼。

“我先前说过,想要掌握双刀的精髓,不能只用蛮力。蛮力固然可以打败敌人,但是比蛮力更加强劲的,是能够以柔克刚的巧劲。你如今只是用了刚劲,却不懂得如何使用巧劲。如此一来,就算你伤敌一千,也只会自损八百。”无风定睛看着寒峭,沉声解释。

寒峭听完无风的话,却丝毫不以为然。他不屑的哂笑一声,继而说道:“可是师父,巧劲固然能攻能防,但是能够干脆利落一击毙命的,还得是刚劲。”

无风见寒峭依旧是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他轻叹一口气,定睛看着寒峭的眼睛,有些失望的说道:“你这榆木,虽说练功十分刻苦,可还是不及一刀半分。他日你能自己醒悟过来,也不枉费我对你的一番教导。”

无风说完话,便扭头看向了一旁低头站立的茂林。茂林看起来有些局促,他双手紧紧握着刀柄,喉结不时的上下移动。

“茂林,为师又不会把你怎样,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无风皱紧眉头,看着茂林说道。

茂林听到无风的话,身子不禁一抖。他抬起头,冲无风行了一礼,急声回答:“弟子,弟子只是觉得自己学艺不精,怕……枉费师父对弟子的期许。”

“你的武功并不弱,只是你的性子太过懦弱,若是不改,日后也难成大器。为师先前便告诉过你,如今你可记得?”无风看着茂林,目光逐渐变得温柔。

茂林闻言,立刻点了点头。他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弟子都记得,只是弟子思量了许久,还是不知该如何改变。师父……可否给弟子一些点拨?”

无风听完茂林的话,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茂林向来老实,从来不像寒峭那般满身是刺又心高气傲。只是他太过软弱自卑,和寒峭两个人比起来,简直是两个极端。

“茂林,为师只能传授你武功,却不能改变你的性格。苦心修习武功固然是好,只是没有大智慧和勇气作为依托,也是不能修成大器的。你和寒峭两个人,都回去各自领悟吧。”无风说完话,冲寒峭和茂林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回到队伍中去。

直到操练结束,寒峭都一直黑着一张脸。他双手紧握刀柄,不时抬眸瞪着不远处站着的一刀,一脸愤恨的咬了咬牙。站在寒峭身旁的茂林注意到了寒峭的异样,不由得低下头,尽量让寒峭少迁怒于自己。

“茂林,我和一刀,哪个人武功更高强?”寒峭瞪着一刀,开口问道。

茂林听到寒峭的问话,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他从来都不想掺和到寒峭和一刀的恩怨里,可是寒峭偏偏不放过自己,总是问一些让他两难的问题。

“这个……”茂林皱起眉头,不停的搓着双手,支支吾吾的回答:“若是论起武功,一刀师兄的确比二师兄你强一些……但是!二师兄你的出刀和用劲另辟蹊径,是双刀门中最独特的一个。如此一比,都各有各的优势……”

寒峭听完茂林的回答,脸上又露出了一副不屑的表情。他咬了咬牙,扭头看了眼茂林,眯起眼睛说道:“你小子倒是机灵。总有一天……我会取代一刀的地位。”

寒峭压低声音说出的话,像是给自己立下了一个誓言。茂林听的分明,脸色变得惊恐,双拳也不由得紧攥起来。

操练结束后,无风便散了队,让弟子们去各自修习。一刀冲无风行了礼,随后便纵身一跃,跳上房檐,没了踪影。寒峭被无风方才的一席话影响了心情,自然是无心操练。他手中挥舞着双刀,缓步向练功房走着,脸上却是十分的不情愿。

茂林跟在寒峭的身后,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他悄悄观察着寒峭的反应,只希望寒峭不要将怒气发泄在他的身上。

一刀顺着房檐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后山,随后在山石上坐了下来。每天操练之后,一刀都会来到这僻静的地方闭目修行片刻。这个习惯自打一刀入门之后便一直保持,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过。

无风紧跟在一刀身后来到了后山,他站在房顶,看着坐在山石上的一刀,脸上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复杂。

“师父,坐下和弟子谈谈心如何?”一刀闭着眼睛,身子坐的笔直。

无风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犹豫了一下,纵身一跃来到一刀身旁,有些窘迫的说道:“你的武功最近有些长进,我都敛了气息和脚步声,你还是能察觉到我。”

“师父与其他人不同,就算是师父不发出任何响动,弟子也依旧能察觉到师父。”一刀站起身子,冲无风行了一礼。

“不错,孺子可教,日后定成大器。”无风抿嘴笑了笑,弯腰坐了下来,继续说道:“一刀,你可知一个月之后,便是演武大会了?”

“弟子知道。”一刀点点头,简短的回答。

“这次演武大会,为师依旧想让你去参加比赛。四年之前,你为双刀门夺得了武林第一的名号,属实为双刀门立下大功。如今,双刀门想要保持武林第一的位置,还得由你出面比赛才行。”无风定睛看着一刀,语气十分的虔诚。

无风开门见山,丝毫不拐弯抹角,似是认定一刀不会拒绝他的请求。可是一刀低下头,若有所思的沉默了许久,看起来有些不情愿的模样。

《云山此去事事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