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绣孽缘》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H文 锦绣孽缘Twink

锦绣孽缘

现言已完结

桦树风新书《锦绣孽缘》由桦树风所编写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角姜灵兰,戴许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撕破校报的声音此起彼落。放学后,戴许露和祝喙喙去了杂货店,其他人先回家做饭。茶几上放着方映洁的字条,原来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8-11 12:03: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桦树风新书《锦绣孽缘》由桦树风所编写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角姜灵兰,戴许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撕破校报的声音此起彼落。放学后,戴许露和祝喙喙去了杂货店,其他人先回家做饭。茶几上放着方映洁的字条,原来

《锦绣孽缘》免费试读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撕破校报的声音此起彼落。放学后,戴许露和祝喙喙去了杂货店,其他人先回家做饭。茶几上放着方映洁的字条,原来今夜她和导演回了娘家吃饭,不回来睡了。一个黑影闪进了浴室,并关上门子。殷红玉刚想上前拍门,依林便从梯子走下来拉着她,“不用问,他是明暉。”姜灵兰命令着:“你立刻更改床铺和被子,马上拿去洗。”依林吐吐舌,笑着说:“又立刻又马上,你急着用么?”“那又不是,”雨竹说,“她跟人家现在是朋友。”姜灵兰不理会她,走进睡房更衣。那个明暉在大家都不为意时溜走了。总括来说,除了依林之外,屋子里的人没有一个见过他。晚上祝喙喙和戴许露回来,在餐桌前宣佈坏消息。“我们打听过了,”戴许露忧心地坐下来,“店主一家人去了旅游,两个星期后才回来。”“我们等不了两个星期,”雨竹失声大叫,“学校已经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我们再交不出证据来,我就死定了。”“哈哈哈,”殷红玉干笑了几声,“我们去坐牢吧!”祝喙喙愤然地拍着桌子,“不行!那么困难才考进长兰书院,我一定要念到毕业。”“你们在谈你们挪用资助金的事?”坐在沙发上的依林放下手上的校报。茶几上还有几份校报,方映洁说要知道敌人在做什么才会打拔,所以一直储下校报。姜灵兰无力地点点头。“找不到杂货店的东主,寻不到单据?”依林明知故问。这次轮到祝喙喙点头。“我倒有办法。”“我倒有办法。”众人飞扑到依林身边,问:“你有办法?”依林神气地点头,站起来踱步,“我有一个叔叔,他家是开杂货店的。如果我请他帮我弄一张单据,应该不会有问题。”殷红玉跳起来,“哪还在说,马上去找你那位叔叔!”“现在都那么晚,怎好意思去打扰人家。”雨竹托一托鼻梁上的眼镜。祝喙喙拉着依林的手,“不如现在先摇个电话过去。”“你不是不肯帮我们吧?”戴许露未等她说话就抢白,“这几天,你都是住我们的、吃我们的。”依林笑了笑,“我怎会不帮你们呢?我立刻摇个电话给他,请他准备一下。”言毕,她伸手提起话筒。可是,姜灵兰按着她,“且慢!”殷红玉绕过来抢过话筒,“姜灵兰,你在干什么?”“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祝喙喙眼前一亮。姜灵兰皱着眉摇摇头。“哪还等什么?”殷红玉把话筒塞进依林的手。姜灵兰拉着依林,“不可以!不可以找你的叔叔帮忙!”雨竹也走过来,“为什么?”“我们已经给学校怀疑我们,如果现在去找依林的叔叔帮忙就等于我们真的伪造单据,岂不是自打嘴巴!”祝喙喙没好气地说:“姜灵兰,你不要这个时候闹情绪。”姜灵兰抿一抿唇,“我不是在闹情绪。而且,这是违法的行为,我们不可以做犯法的事。”“你不要在装作正义吧!”戴许露推开雨竹走过来,“我们再交不出单据的话,大家都会被拉上警局!”“戴许露,我们原本都没有犯法,不用怕,法律会帮我们主持公道。”殷红玉冷笑,“现在拍电视剧?主持公道!我们都自身难保!”“总之,我不赞成这样做。”姜灵兰咬着唇,“若然你们真的要这样做,我只好向学校告发你们。”听罢,祝喙喙抬起头来,“你说什么?”戴许露也瞪着眼睛,“姜灵兰,你不要太过份。”雨竹马上挡在她们中间,“不要乱来!姜灵兰都说得有道理,万一我们被学校查出我们伪造单据,到时我们想不承认也不行。”依林也按着戴许露,“真的,你们可要想清楚。”“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殷红玉拉着姜灵兰,摇着她,“你告诉我,如果我们不去找那位叔叔,还是什么办法?”戴许露盘着手,“她哪会想到办法,她只会碍事。”“我最后说一次,不可以做犯法的事。”“校长,这是最后一张单据。”姜灵兰双手交出单据,“这是我们在杂货店买的东西。”校长查核过后,十分满意,“你可以出去了。”姜灵兰呼出一口气,退了出去。门外的女生们一看到她出来,纷纷围上前,“怎么样?”“没事了……”姜灵兰宣佈着。众人欢呼着,“太好了,终于雨过天青了!”戴许露睨着姜灵兰,“不知道是谁誓言不要反法,第二位又跑去找人家帮忙。”“不打紧,”小昭怕大家吵架,“现在都证明我们是清白。”雨竹也说:“反正今天不用排练,我们现在去庆祝一下,好吗?”祝喙喙第一个跳出来赞好主意,“我们去雪糕店吧!”“好!”大伙儿结伴步出校园。许化荷慢慢溜到姜灵兰身旁,“姜灵兰,我有个惊喜给你。”“惊喜?”姜灵兰忍着不笑,“你说清楚,是惊还是喜?”许化荷想一想,“一定是喜。其实我想告诉很久了,上一次——”这时,姜灵兰的手提电话响起来,她拿出电话,看了一下,对许化荷说了声对不起便接听了。“喂?詹高刑?”听罢,戴许露回头留神着,“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找我……好吧,我现在过来!再见。”姜灵兰收起电话,“对不起,我不能够跟你们去吃雪糕。”她挥挥手便跑开了。祝喙喙大喊着:“你要去哪儿?”“我要去一趟汇明。”姜灵兰转身说。姜灵兰跑到公车站,恰巧有公车来到。她跳上车,挑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十分钟后,她来到长兰大学的校园,熟识地跑进一所学生宿舍,在大堂等着升降机。升降机门打开,詹高刑急忙地走出来,跟姜灵兰头撞头。詹高刑揉着额角,“姜灵兰,对不起,已经迟了十分钟,我要去上课了。”“没关系,他怎么了?”姜灵兰摸一摸肿起来的地方。他拍拍她的肩膀,“他喝得很醉,嚷着要找你。”她点点头,“交给我,你去上课吧。”与詹高刑分开后,她独自上了邵闻钦的宿舍。她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急促地敲门。“邵闻钦,邵闻钦,开——啊!”话未说完,门已经打开了,邵闻钦脸容疲倦地出现在她面前,可是醉酒的他站不稳,倒在姜灵兰身上。她扶着他,“小心一点……”她推着他进去,转身关上门。“姜灵兰,你来了。”她一回头,邵闻钦便拥着她,把她的头靠近自己的胸膛。她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蹲下来帮他收拾地上的酒瓶。他颓然地坐下来,“你始终都不原谅我……”她望着他,“事实上,我原谅了你。不过,我们是朋友。”邵闻钦抓着她的手,“姜灵兰,为什么你仍然不愿意再试一次?你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没用的,”她缩回双手,虽然思想紊乱,但仍督定地说:“再试一千次、一万次,我们都是会不开心,都会分手收场。”“不是的,不是的……”他双手抱着头,急得团团转,喃喃地说:“我们很合衬的,所有人都是这样说。不是,姜灵兰,你给我多一次机会……我一定……一定……”“邵闻钦,你清醒一下!”姜灵兰按着他,大声叫着,“我们再走在一起,会将对方掐死。”他不住地摇头,拿起五斗柜上那只蒂莫西的杯子,“不是的,姜灵兰,你看看,那只杯子你也有一只,是一对的,像我跟你一对……我们是一对的……”姜灵兰低下头,残忍地告诉他:“奥菲莉娅那只杯子给人打破了……它破了。”邵闻钦怔着,“打破了……打破了……”他忽然大喝一声,把手上的杯子摔破,碎片散落一地。她吓了一跳,想蹲下去拾起碎片,但被他扯着,“我那只都打破了。”他使劲地拉着她,对准她的唇吻下去。“我要走了。”姜灵兰推开他,转身就走,却被他从后抱着,牢牢地锁紧她。“我不会再让你走,我不会再让你走……”很多互相喜欢的人,因性格不合而被逼分开。种种的矛盾令他们折磨至死,因为相爱,因为着紧,纵然是出于爱,就是太过爱,不知不觉捉得太过用力,令对方缺氧。姜灵兰落下泪,“你又把我弄哭了,还如何给我幸福?”她推开他,可惜不成功。她再次推开他,这次他跌在地上,她毫不犹豫便打开门跑走了。她阑珊地走出校门,抹干脸上的泪痕。黄昏时份,刚刚下过一场及时雨,街上充满潮湿的气息。花店如常营业,戴许露正在店内打点着。风铃响起,有客人进来。“欢迎光临。”戴许露在花堆中钻出来,“又是你,今天想要什么花?”“紫丁香和勿忘我,”詹高刑笑着说:“今天是我妹妹的生日。”戴许露失笑,“詹先生,前天是你爸爸的生日,昨天是你继母的生日,今天是你妹妹的生日,”她顿一顿,“明天该轮到你吧!”詹高刑抓着头,“我的家人喜欢凑在一起生日。”她瞪了他一眼,他马上说:“巧合而已,巧合而已。”戴许露恢复笑容,替他挑几朵开得像云一样的紫丁香。“何时下班?应该快了吧?”“如果你迟十分钟进来,我便做不成你的生意。”“回家?”詹高刑一边说,一边掏出零钱,“我驾车来,顺便送你回去。”戴许露看一看他,摇摇头,“不用了,邵闻钦会来接我下班。”“邵闻钦?”詹高刑诧异地问。她扬起眉,“有问题吗?”他连忙摇头,“没有,我都是随意问一句,因为待会我约了姜灵兰去吃饭,打算送你回去,顺便接她出去。”她的眉毛抬得更高,“你跟姜灵兰出去吃饭?”“有问题吗?”他反问。这时,邵闻钦的车子驶近花店,詹高刑看见了,拿起花束便走。戴许露关好店,便登上了邵闻钦的车。“刚才那个是詹高刑?”邵闻钦问道。戴许露嗯了一声,“怎么了?”“其实,我今次约你是想问你关于姜灵兰和他之间的事。”“你尽管问吧!”邵闻钦迟疑着,还是开口说:“最近,姜灵兰和詹高刑是否走得很近?”戴许露想一想,“可以这样说。”他一拳打在軚盘上,她才留意到他的手臂上贴满了胶布。“你的手怎么了?”他想起昨天姜灵兰把他推倒在满佈碎片的地板上,“没什么。”戴许露起疑,“你们又打架?”邵闻钦立刻说:“是,我和余晋鹏大战了几回。”她拍着他的肩膀,“如果你驶快一点,或者还有机会看到詹高刑接姜灵兰出门。”“什么?”他以最快的速度送戴许露回家。果然,他们看到姜灵兰和詹高刑出来那一幕。詹高刑的手放在姜灵兰的肩上,她并没有甩开他,跟他言谈甚欢。邵闻钦和戴许露全都看在眼内。詹高刑和姜灵兰也看到他们。姜灵兰跟戴许露打招呼,尴尬地跟邵闻钦挥挥手,詹高刑便驾着车离去。“你看到了。”戴许露解下安全带。他点点头,“谢谢你。”戴许露下车去按门铃。在车上,詹高刑问姜灵兰:“你觉不觉得这阵子,戴许露和邵闻钦走得很近?”姜灵兰垂下眼帘,“是吗?我会告诉杜兰德。”他望了她一眼,颔首。快要进入比赛周,大会安排了特定的日子让参加比赛的团体把比赛要用的东西搬到会场。总共有十个团体参加比赛,比赛分八日进行,每日同时公开表演两场,由两个评判团分开评审打分数。星期四是长兰书院的教师研讨日,全校同学放假一天,但大会安排了他们在这天将道具和佈景搬到比赛场地。许化荷帮忙预约了一辆货柜车,把所有东西运送到会场。“小昭,记得保留单据。”祝喙喙提醒她。雨竹和戴许露开始忧心起来,“我们几个女生,怎么把这些大型的佈景板搬上车?”方映洁敲敲木制的佈景板,“块块都沉甸甸,为什么我们不叫多几个男生来帮忙?”“不用担心,我已经找了男生。”姜灵兰摆摆手。祝喙喙好奇地问:“你找了谁?”“我和妹妹本想找骆天予和展博过来,不过他们今天都有课。”殷红玉耸耸肩。戴许露刻意不望向姜灵兰,“我就知道今天邵闻钦很空闲,可是有些人怎么都不肯去找他。”“我找的人快来到了。”姜灵兰不理会她。话一说完,詹高刑出现了在排练室的门前,跟女生们打招呼。“你找詹高刑?”戴许露指着他问姜灵兰。姜灵兰理所当然地点点头,走向詹高刑。“各位,詹高刑会帮我们搬东西上车;我们几个去校门货柜车那边打点就行了。”众女生眼看不需要她们怎么帮忙,便高高兴兴地跟着姜灵兰走开了。当她们走到校门时,邵闻钦气急败坏地跑入去。“刚才那个是否邵闻钦?”祝喙喙精灵地问。戴许露和殷红玉都回头张望,“好像是他。”姜灵兰有种不祥的预感,她转身想了一会儿。“不如我们谁去看一下!”女生们都转身回去排练室,姜灵兰第一个推开门。邵闻钦正向詹高刑挥拳,祝喙喙和戴许露奔上前拉开他们,“你们傻了吗?”本来他俩打架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刚才邵闻钦的表情极度凶悍,她们便知道这一次非同小可。詹高刑掩着脸,一面无辜,“我没有对不起你!”这时候,杜兰德跑进来,看见僵持的局面,不禁呆住。“枉我当你是好朋友,我信任你,推心置腹地信任你!”邵闻钦喘着气,挣脱了戴许露的手,再次向詹高刑进攻,杜兰德一个箭步挡住他。姜灵兰也帮忙拉着邵闻钦,“你干什么?”邵闻钦看着她,“最近你跟詹高刑走得很近,你跟他开始交往了?”众人震惊,沉默了几分钟。杜兰德出来打破闷场,他扯着邵闻钦,“且慢,我都未还问你,你为什么跟戴许露走得那么近?”詹高刑、邵闻钦和戴许露异口同声地说:“你们走得很近?”“我们走得很近?”杜兰德点头,指着姜灵兰说:“是她告诉我。”邵闻钦转向他,“她告诉你?即是你跟她走得很近?”詹高刑甩开祝喙喙,“什么?你是跟戴许露交往吗?怎么又跟姜灵兰走得很近?”“没错,他与戴许露正在交往,但是我看见你经常去花店找戴许露。”邵闻钦扯着詹高刑的衣领。这句说话引起了杜兰德强烈的反应,“什么?你跟姜灵兰在交往,又去缠住戴许露,你想怎么样?”“你也跟姜灵兰走得很近又跟戴许露交往!”詹高刑推开他。邵闻钦瞪着眼睛,“你真的跟姜灵兰交往了!”女生们开始不耐烦,“我被你们说得我都混乱起来。”戴许露问姜灵兰,“你跟詹高刑何时开始?”“当然没有!”姜灵兰立刻否认,“你呢?你怎么跟杜兰德一起?”“我当然是跟杜兰德交往,你老早都知道了!”戴许露没好气地说。姜灵兰勉强地笑,“对不起,我都开始混乱了。”三个男生同时转向她俩,“那是什么意思?”她俩对望一下,姜灵兰趋前拉着詹高刑,“好混乱啊!我们去吃饭吧!”邵闻钦拉着她另一双手,“詹高刑真是你的男朋友?”姜灵兰甩开他们,“算吧算吧,我跟杜兰德去吃饭。”戴许露一手挽着男朋友,“为什么你偏要跟他去?”“姜灵兰,你可以跟我去。”邵闻钦阻挡着她的方向。姜灵兰愤然地顿顿脚,然后拉着祝喙喙走。他们三人都想追出去,可是被戴许露挡着。“姜灵兰没有跟詹高刑一起,他们只是好朋友。”她对着邵闻钦说,然后又转向杜兰德,“詹高刑去花店是来买花,没有其他意思。”她又跟邵闻钦说:“你跟姜灵兰已经分手了,你无权干预她的生活。”

《锦绣孽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