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成了西楚霸王》我是西楚霸王 别扭受 我成了西楚霸王傲娇受

我成了西楚霸王

玄幻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稳健师兄原创小说《我成了西楚霸王》,主角是樊哙,陈一刀,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走出吕府,刘邦便拂袖而去,似乎对项羽颇有微词。 对此,项羽并不在意,决定去找狗王樊哙聊聊。 樊哙的狗肉铺位于城南,距离吕府不过数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0 06:02: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稳健师兄原创小说《我成了西楚霸王》,主角是樊哙,陈一刀,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走出吕府,刘邦便拂袖而去,似乎对项羽颇有微词。 对此,项羽并不在意,决定去找狗王樊哙聊聊。 樊哙的狗肉铺位于城南,距离吕府不过数

《我成了西楚霸王》免费试读

走出吕府,刘邦便拂袖而去,似乎对项羽颇有微词。

对此,项羽并不在意,决定去找狗王樊哙聊聊。

樊哙的狗肉铺位于城南,距离吕府不过数百米。

一边行走,一边感受着沛县的人文风情,项羽悠然自得。

突然间,一大群人朝着远处聚集而去,这让项羽十分好奇。

“咦!莫非前方有热闹可看?”

这个方向,正是樊哙的狗肉铺附近。

反正顺路,项羽决定过去一窥究竟。

街道两侧,是两排对称的房屋,高低大小各不相同。

人流如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中心点团团包围。

当项羽赶到现场,人墙已经堵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内侧虚实。

见此情景,项羽只能另觅他法。

很简单,高手毕竟在少数,这飞檐走壁的本领,并不稀奇。

朝着屋檐看去,已有多名男子驻足观看,居高临下,没有比这更合适的观景点了。

轻轻一跃,整个人高高飞起,一个转身,便已落于屋顶。

大秦时期,普通民居以土坯砖为主,大多以黄泥砌合,并不坚固。

项羽颇为小心,深怕踩坏了屋顶,在这技术落后的时代,修葺房屋可没那么轻松。下雨漏水更是十分普遍的景象。

登高望远,下方的景象一清二楚。

包围圈的中心,两人呈对峙之势,看起来有些剑拔弩张。

其中一人,正是狗王樊哙,此刻正拿着屠刀,目光深邃。

“樊哙这是要跟人决斗?两人莫非有仇?”

至于是何原因,项羽不得而知,不过从场面上看,两人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

得到项羽的金锭后,樊哙亦没有偷懒之意,依旧经营着自己的狗肉铺,从这点上足以看出他的品行。

项羽并不着急,若樊哙有难,他必然出手相救,这到手的小弟,若是折在这里,之前的努力不就打水漂了?

“你们说,樊哙能打赢陈一刀吗?”

“不好说,这陈一刀据说是一个绝顶高手,樊哙的力气在我们沛县亦是无人不知,应该五五开吧!”

从人群的议论中,项羽得知了这起冲突的缘由,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陈一刀,人称视人如狗,而樊哙,则被称之为沛县狗王。

不难发现,两人的名号上就犯冲,不过此事是由陈一刀挑起,他故意挑衅樊哙,欲要击杀这沛县狗王,以此证实自己的名号。

樊哙高举手中的屠刀,大喝一声:“你这鼠辈,砸我狗肉铺,我今日非宰了你不可。”

陈一刀此人,身材挺拔,皮肤黝黑,身穿一件黑色布衣,杀气若隐若现。

似他这等狂傲不羁之人,又怎会惧怕樊哙。

“沛县狗王,在我眼中,你就是一条狗,一条土狗,杀你,或许只需一刀。”

除昨夜外,樊哙从未展现过自己的真正实力,众人只知他力气大,却不知他是一个四境后期的高手。

小瞧他,恐怕得吃大亏。

此言一出,樊哙双眼冒火。

“你大爷的,只需一刀?来啊!你樊爷爷就在这等你,有本事来杀我!”

樊哙看似粗鄙,实则粗中带细。激怒陈一刀,便能试探他的深浅,不至于太过被动。

果不其然,陈一刀咬了咬牙,怒目圆瞪。

“土狗,今日我必杀你!”

说罢,陈一刀抽出三尺大刀,朝着樊哙劈砍过来。

这一刻,项羽不由得摇了摇头,这陈一刀的实力不过如此,介于三境至四境之间,绝非樊哙对手。

“锵。”

樊哙眼疾手快,以屠刀空接砍击,刹那间火花四射。

陈一刀兵器占优,却没有占到一丝上风,不由得心中一颤。

他可是动用了真元之力,若是寻常对手,此刻必然败退。

如此看来,这樊哙也是一名修行者,且修为不低。

虽然心中早有预料,却大大低估了樊哙的实力。

接下这一击后,樊哙对陈一刀的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

“你这弱鸡,一刀杀你樊爷爷,你在想屁吃。”

樊哙放声大笑,然后冷不防的来了一脚断子绝孙腿,这陈一刀不由得向下一缩,嘴巴呈O型。

这一幕太过突然,等众人反应过来时,不由得哈哈大笑。

“狗王好样的,莫非这招就是传说中的碎狗蛋?”

“我看着都疼,惨不忍睹啊!”

“狗王,你是真的狗,跟刘邦有得一拼,不过我喜欢!”

项羽着实没想到樊哙会如此出招,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刘邦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这批人。

当然,对付敌人,自然仁慈不得,用这样的招数似乎也无可厚非。

陈一刀面露阴狠,青筋暴露,眼中满是恨意。

这一脚,即使没有废了他,也很难恢复到往日雄风,他恨,恨不得将樊哙碎尸万段。

可是,从刚才的交锋来看,樊哙的实力似乎在他之上,这一脚反倒让他清醒了过来。

硬碰硬,那是莽夫所为,取胜之道在于变通,以弱胜强,唯有借助外力。

陈一刀悄悄将手伸进裤脚的一处口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樊哙丢出。

樊哙立即闪躲,却被铺天盖地的白色粉尘彻底淹没。

这玩意,自然就是面粉,农家发明了包子,顺势带火了面粉。

与人交战,只需将面粉一撒,就能影响对手的视线,堪称一大损招。

趁此间隙,陈一刀投出了三把飞刀,显然,这是暗器。

暗器这等手段,使得最出神入化的当属暗影宫,这个刺客组织有着令人闻风丧胆的刺杀手段,往往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

“叮叮”两声,樊哙闭着眼睛以感知手段击落其中两把飞刀,奈何双拳难敌四手,右大腿不幸中招。

“你这鼠辈,竟敢偷袭你樊爷爷,你以为这点小伤就能取我性命?”

若不伤及大动脉,确实无伤大雅,对四境后期的修行者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哪知,陈一刀大刀擦地,缓缓向前。

奸诈的笑容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愤恨的眼神中更是带着一丝戏谑。

“樊哙,我这丧魂飞刀,岂是你想象中那般简单,呦呦呦,这表情,药效发作了哦!”

樊哙单膝跪地,面露惊恐:“你…你!这是何毒?为何这般凌厉!”

陈一刀冷声道:“此毒名为浮生半日,虽不致命,却足以让你半日之内毫无力气,六境以下无一幸免,这可是药门的至宝哦!一瓶就价值千金。”

药门医毒双修,比起阴阳家神鬼莫测的手段,药门的剧毒或许更胜一筹,管你修为如何,若是不幸中招,神仙难救。

项羽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从屋顶跃下,挡在了樊哙前方。

见此情景,陈一刀十分诧异。

“你是谁?不想死的话,赶紧给我滚。”

陈一刀怒气难消,对樊哙的小命志在必得,又怎会因项羽的出现而放弃心中所想。

“哼,口气倒是不小,樊哙是我兄弟,你动他,便是与我为敌。”

项羽的及时出现,让樊哙松了一口气。

“大哥,小心他的暗器。”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项羽自然不会大意。

“那你就给我去死!”陈一刀面露疯狂的喊道。

又是三把飞刀嗖嗖射出。

项羽如白驹过隙,蝶影魅步,轻易避开了飞刀。

陈一刀瞳孔一缩,不可置信的擦拭自己的双眼。

“人呢?”

一道雄浑有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在这呢!”

陈一刀身躯一颤,然而下一秒,一对铁爪拧住了他的头颅,骨骼移位的声音清脆而响亮。

只见陈一刀的身躯疲软的倒在了地面上,此刻还有一丝抽搐,却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众人骇然,面色苍白。

“这人是谁?竟然杀了陈一刀!”

“陈一刀一死,沛县恐大难临头,不行,我得收拾行李出去躲一阵。”

《我成了西楚霸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